经典同志小说 娘娘腔蜕变MAN男

经典同志小说 娘娘腔蜕变MAN男

  昨天看了篇关于娘娘腔自传的笑贴,虽然娘娘腔一向招人不待见,但是坦诚写出来,倒觉得特别真实可爱。于今我也人到中年,回想从小到大的经历,也是一场心理历程的辛酸史吧。

  自从我真正进入同志圈,基本上大家对我的评价,比较统一的说法是:“你一点看不出来是同志”,“你最大的优点是不像个同志”,“你不是同志吧?”,就连前阵子好奇去直人和同志混合的浴室,前台人员都以为我不懂同志

  可是,其实,我小时候就是个荣获花名“姑娘相”绰号的小男孩,而且在抗日鬼子片盛行的年代,好像很多男孩总是喜欢对着我猥亵的喊“花姑娘,哟西哟西”,然后我就脸红羞涩的不知所措,他们就更加快感的向我扑过来蹂躏。

  所以从某个时候开始,我就开始一步一步的改变,变到后来没有人觉得我与众不同。

  然后这几年的某一天,打球脱掉衣服,发觉一些同志对着我的身体直呆呆的,有个人对我说你的身材好壮好棒啊。这让我也非常诧异,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瘦弱身板,没想到脱掉衣服,我的身材在别人眼里是标准的好身材,虽不是大肌肉,但是男性的运动线条美还是很吸引人的。

  可是我一直还以为自己是很瘦弱的“娘娘腔”身材。

  人很多时候通常认不清自己,但是自自然然开心做自己就最好了。

  有闲空,也来写写自己的心理历程,大家当个笑贴看看就行。

  先写写自己小时候困惑的几件事,比如:纠结该和女孩子玩还是男孩子玩,自己从小JJ比别人粗大带来的特别困扰,穿红鞋子后怎么摆脱被笑的阴影,博企不是和身体垂直带来的恐慌……

  1.掉“粪坑”里了。

  我最早能记得4-5岁的事情吧,但是感觉一记事身边就是女人,因为我只有2个姐姐,再加上姐姐惹来的女孩子,还有堂妹表妹,感觉好像女孩子很多的氛围。

  不过我还是不认为同志的形成跟环境有直接关系,还是认为是天生的。

  因为我另外还有三个堂哥住在我家旁边,可是我也没有去缠着和他们玩啊,而且三堂哥只比我大2-3岁,他有个小伙伴总是从村另一边过来他家玩,这个小伙伴记忆中很重要,因为总猥亵我,所以起个名叫野男吧,野男家有两个妹妹,前后都是女孩子,但是他没有和她们玩,偏偏总跑这么远找我堂哥们玩,可见跟环境不是很有关系吧。

  可是我感觉我从小还是更乐意跟女孩子玩,但是并不是那种绝对的假姑娘,因为我除了很文静,斯文之外,并没有太女孩子的动作和举止。我好像喜欢玩女孩子的一切游戏,不过我也不会喜欢打扮,或者扭捏作态兰花指,就是与众不同的文静斯文。

  但是这文静斯文呢,与当时村里的男孩子是非常格格不入的,所以我才落得个“姑娘相”的绰号。不过若干年后,也许就是因为斯文文静帮了我的忙,我是村里唯一一个读完书,考上大学,还是重点大学的。

  还是回头讲讲掉粪坑的事情吧。

  我读书很早,5岁就读一年级,当时一年级是在隔壁村借的一个土房子。我们村到那个土房子的路,数我家最近,因为我家住的最偏僻,从我家后门出来,穿过一个树林子,走过一片恐怖坟地,再穿过一条200米的常年吹阴风的竹林小路,还有拐过一片阴森树林,在树林中间竖着一个幽暗土屋子,就是小学一年级了。

  我从小读书算规规矩矩的,所以我每天很准时上学,吃完早饭,就走到入坟地的路口,深吸一口气,预备,1.2.3,开跑,飞快的跑过坟地,心跳已经很响了,然后进入阴风地带,寒毛开始竖起了,然后狂大声唱歌“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一路飞跑过竹林路,迅速拐弯,往往拐弯太急,扑通摔倒就快速爬起来,飞奔到土屋旁边最近的一户人家门口站着,大口大口喘气。

  土屋学校旁边有个大粪坑,应该是当时大集体的化粪池,好几个水泥坑组成,中间有50毫米的窄水泥条隔开,有阵子下课时间,班上男同学喜欢快速的跑这个水泥条,大概也就2-3米长,可是对于小孩子是很长的,何况才50毫米宽,更显得惊险刺激。

  有一次男孩子跑这个水泥条,女孩子围观。我也围观,因为我才不觉得跑这个条条有什么好玩的呢。可是大部分男孩子都跑过去了,我不想被人觉得我不是男孩子,何况能跑这个,就能证明我也是男孩子,也喜欢这类无聊的游戏,于是决定我也跑一次,何况我每天跑步上学,速度杠杠的。

  于是我穿着我妈妈帮我做的软布鞋,也跑一次。从好远开始对准,起步,飞跑,跑到一半,布鞋的鞋带扭断了,脚下一滑,我就顺势倒下去了。

  眼前一黑,我就掉进一个装满大粪的粪坑里了……

  然后有人弄个棍子进去,我捏着棍子,被一帮人拉起来了。

  然后我就站在原地,大哭。然后附近的大人,把我拎着,扔进去池塘里了。

  总之,这是我记忆里第一件学当野男孩子的事情。

  学得很失败……

  

会员互动

  1. chengsu说道:

    看完之后,倒是有些不舍

  1. META
    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