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弄经典BL耽美小说:昨天

A各项指数 (10分制) 文笔 9
 
文思精巧度 9.5
 
H度 8
 
虐心指数 9
 
意境深度 7

文案:

凭我出色的脸孔和显赫的家世,勾心斗角的商场厮杀,只是任我悠游,翻搅的一尺春水。

荣家的敦厚长子──荣与将燃起我从未有过的豪情壮志,在荣氏二代的夺权之争中,我将倾尽手中筹码助他。

是扶植弱者的同情心?还是打击强者的乐趣?

或是另有一个不愿承认的理由,因为我已经爱上他……

第一章

香港,这被人称做“东方名珠”的城市,正在敞开了怀抱欢迎我………

我走进荣家的大屋,就看见荣家父子已经站在门内。

“一路辛苦了吧,生生。”荣家的主人—-荣秉走上来。

“荣世伯。”

我礼貌地回亲他一下。香港到底是喜欢传统的地方,我不知道这老人对西式礼节是否在意。不过他还是笑着接受了这个见面吻。

穿着笔挺西装,却永远是一副潇洒不羁模样的荣与亭将手插在口袋里,对我轻轻露出白牙:“我们都盼望着你来,生生。”

“打搅你们了。”不是很喜欢别人直呼我的小名,不过这也许是香港人表示亲热的方法吧。

“我只是到香港来小住一阵,没想到爸爸会打电话来麻烦荣世伯。”

“你爸爸和我可是老朋友了,千万不要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荣世伯一脸笑容。

和他们寒暄几句,才发现还有一人沉默地呆在一旁。

“哦,与将,你也来见见生生。”沉默的男子被荣世伯带到我面前:

“生生,与亭你是认识的,这个你可能没见过。我的长子—-与将。”

“欢迎到香港来。”一只宽厚的手掌伸过来。

我看看这腼腆的男人,忽然想微笑。

“你好,要打搅你了。”我故意抓住他的手用力捏捏。

他已经有所察觉,却只是温和地笑了笑。

原来这就是荣家的长子。

头顶着长子的光环,却因为没有二弟的机敏能干,随时可能在荣家继承权上吃亏的荣与将。

“黄少爷,你的行李我已经放在您的房间里了。”为我搬行李的仆人走过来对我有礼地说。

“谢谢。”我松开荣与将的手,转头对荣世伯说:“我想先洗个澡,长途飞行很累人。”

荣世伯说:“好好休息一下,我们等你吃饭。怕你不习惯吃中餐,特地吩咐厨房准备了法国菜。”

我感激地笑了笑,准备走上楼梯。

荣与亭赶过来:“我带你到客房,跟我来。”不愧是机灵的二公子,知道抓紧时机和我这个重要董事的儿子打好关系。

随着他一起上楼,在拐角处一回头,看见依然站在客厅的荣与将。

真巧,荣与将也正抬头看着我,仿佛在目送我上去。见我回头,轻轻点头笑笑。

我对他礼貌地回应,听着荣与亭的指引进了房间。

舒服洗了个澡,几乎懒得不想动弹。

真讨厌爸爸为什么要把一个放松的假期弄成这个样子。托香港的老朋友照看我,名义上是管吃管住提供方便,实际上不过是为了看着我不惹事,并且找个机会让我和荣家的新生代建立关系罢了。

势利的老头,什么时候才能不想到他的那盘生意?

埋怨归埋怨,知道主人家在等我吃饭,我还是老实地换了一套休闲装下楼。

“不好意思,洗澡的时间拖长了。”

偌大的饭厅里已经坐着荣家三位成员,菜也上了几盘。

“不要紧,你下来的时间刚刚好。”荣与亭笑着说:“象计算准确一样。”

这个人,总是很容易摆出和人混熟的脸孔。

我扬扬带着水气的头发,发现荣与亭穿了一身和我很相称的白色休闲服,金丝眼镜后的眼睛不断朝我瞟过来。

相对于他,荣与将就显得内向许多。穿了一套中规中矩的黑色西装,配着一副黑框眼睛。

现在的人很少戴黑框眼睛,荣与将的装扮使他给人的感觉更为温和。

我微笑着将视线定在荣与将脸上:“荣大哥的眼镜很特别。”

“呃?”似乎没想到我会和他说话,他愕然抬头看我:“哦,我习惯戴这副眼睛,很多年了。”

“比较怀旧。这样的人都很重感情。”我对荣世伯笑笑。

荣世伯说:“生生,与将比较内向,你不要见怪。”

“不会啊,一看就知道很好相处。”

有人在旁边微微咳嗽两声。我转头,看见一脸不自在的荣与亭。

荣与亭将牛排送到嘴里,嚼干净后问我:“生生,打算去哪里玩?我是全香港最好的导游。”

“不会妨碍你的工作吗?”

“主人嘛,当然要尽地主之谊。”

我不置可否,把懒洋洋的笑当成装饰挂在脸上。

这位繁忙的二公子肯花时间陪我的原因,除了我爸爸手中的荣氏股份,不外乎因为我还有一位厉害的干爹。

来的时候,妈对我说荣氏内部竞争已到白热化阶段。看来荣与亭确实在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来对付他的大哥。

可怜荣与将一脸平和地低头锯着牛排,根本不知道危机来临。

他是根本没警觉,还是知道斗不过他的二弟,甘心退让?

让我听从老头子安排到荣家来的原因,恐怕只是为了亲眼瞧一场热闹。这样的冷眼旁观又刺激又有趣。

瞥一眼荣与亭的盘子,里面的牛排切得小块小块,和我的切法很象。

他看见我望他的盘子,戏谑地朝我的盘子一瞄,意思似乎是说你看我们两做法多一致。

此人工余心计,善于收买人心,我对自己说。

“荣二哥……”

“生生,叫我与亭吧。”

“与亭,你这么忙,我看还是请荣大哥陪我到处逛逛吧。”

荣与将又是愕然抬头,转头向荣世伯说:“爸,我的沙头角土地发展规划还没有……”

“还是不要麻烦荣大哥了。”知道他不愿意,没等他说完,我立即开口。

我黄生还没有被人拒绝的习惯。

一旁的荣与亭微笑起来。

我猜想他是否常在他大哥不小心开罪人的时候露出这样的表情。

一顿饭,我左看右看,总算吃得有点意思。

在房间里睡到半夜,忽然口渴。

毕竟是新来的客人,我不想摆架子叫仆人送水上来,自己翻身下床,到楼下找厨房。

豪门的大屋设计其实都差不多,不用一分钟就找到厨房的所在。

轻松地走过去,发现灯亮着。

难道荣与亭心计至此,知道我会口渴,专门在这里等候?

自己的名声,自己当然清楚。凭我那张算上等的脸和值得炫耀的家世,已经和很多重要人物来往频繁。

男人和男人,不过逢场作戏。

常常一场舞会,结束的时候就跳到床上。

但出生商家,每次的做爱少不了带了点交易色彩。我家老头对我的名声在外从没有真正发过脾气也是为了这个——–我为他轻易打通了多少关隘。

今天一见到荣与亭,就知道他有兴趣把我弄上手。不但可以炫耀,还可以利用我手中种种关系。

哼,想错他的心!

冷笑两声,走进厨房。我愣了一愣。

正闷闷坐在小桌旁的,居然是荣与将。

西装变了睡袍,黑框眼睛已经不知去向。手里拿着一罐啤酒,正在慢慢一口一口地喝。

我不做声在背后看他,发现此人沉默着喝酒的样子居然性感非常———我喜欢宽厚的背。

其实荣与将的样子一点也不输荣与亭,只是总被什么掩盖住光华。

“半夜偷酒喝,不怕荣世伯逮住?”

他吓了一跳,站起来转身,看见我,讪讪一笑:“原来是你。”

我观察到他眉间极力掩藏的忧愁。

不错,在与弟弟的权利斗争中全无回手之力,怎么会不愁。

“我有点渴,所以大胆做一次小偷,到厨房偷点水喝。”

“对不起,我们疏忽,忘记告诉你房间的冰箱藏在床头柜下面,唉,那是我以前自己设计的,结果客人总是找不到冰箱。”

他很内疚地道歉。

我忽然之间觉得这人实在有趣。

手指一挑,把他手中的啤酒抢去。

直直盯着他的眼睛,就着他喝过的地方把唇凑上去。

他睁大眼睛,有点不知所措,这让我高兴地轻笑起来。

故意朝他使一个妩媚的眼神,我说:“真的不肯当我导游,陪我出去玩玩?”

多少财经界人物,败在我这眼神下,荣与将如何能挡。

“我……”他连呼吸都困难起来:“我明天有………”

“谁说了是明天?荣家的大门晚上不能打开?”我干脆凑上去挽着他的手。

这男人似乎没经受过男人的诱惑,反应生涩得很。

会员互动

  1. qingxie说道:

    不错的文章

  2. 99723说道:

    一般

  3. niguanwo说道:

    嘿嘿嘿

  4. zz6151156说道:

    6666666

  5. zz6151156说道:

    还可以

  6. 1805938997说道:

    还行

  1. META
    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