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是首长

我的哥哥是首长

☆、重生

冷之绝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浴缸中,全身湿透,他的视线有些模糊,脑袋有些晕,直到手腕处传来一阵刺痛才将他完全惊醒过来。

手腕处一道深深的红痕与白净的皮肤相比显得十分刺眼,虽然已经停止了流血,但浴缸中醒目的血水还是让他吓了一跳,原本白皙的脸色更加惨白,直到良久之后才慢慢平复下来。

“我不是死了吗?”冷之绝难以置信。二十五岁的他从小生活在孤儿院,直到二十一岁大学毕业,然后带着梦想进入军队,原本怀着一腔热血,报效祖国的他在一次围堵毒枭的任务中失手中弹而亡,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他中枪浑身是血倒地的样子。

“难道是重生了?”看着镜子中的样子,就连经历过数次枪林弹雨的冷之绝都为之骇然。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镜子中的人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到脖子的头发染成五颜六色,耳朵处打着一颗闪亮的耳钉,而脖子上挂着的骷髅头更是让人难以忽视它的存在,奇特的非主流打扮配上消瘦的身材,让他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重生后的样子让他很不满,以前的他虽然不算人见人爱的帅哥,但长得还算是阳光朝气,一米八五的个子,凌厉的短发,再配上墨绿色的军装,这让他也算是军营里的一颗草,一颗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的军草。

而如今的样子,正是冷之绝这辈子最讨厌的娘娘腔,对已经习惯部队生活的他来说,男人,就该是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而长头发,打耳钉,皮肤白的跟女人一样完全符合他心中娘娘腔的标准。如果说这个身体唯一还能让他满意的,也就只能是身高了,虽然没有他以前的一米八五,但好歹一米八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数字了。

冷之绝看着手中的身份证,这是他重生后从这个身体的皮包中翻到的,“冷寒澈!”这个身体的主人跟他一样都姓冷,但却拥有不一样的名字,不一样的外貌,除了身份证外,钱包中只剩下一张信用卡和一些零散的钱。

冷之绝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他知道这个人应该是割腕自杀,可他为何要选择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冷寒澈如今住的房子很豪华,他穿的衣服也无一不是名牌,看样子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这么一位吃穿不愁的有钱公子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冷之绝想不明白。他还清楚的记得在孤儿院中的日子,虽然孤儿院给他提供了一个家,但那时的孤儿院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有些贫穷,愿意资助孤儿院的人很少,那时他吃的食物,穿的衣服都很差,有时候饿几顿也是常有的事,所以他对那些从小含着金汤勺出生的有钱人家的少爷印象并不好。

正在他沉思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冷之绝立刻镇定下来,此刻不管来的是谁,对他来说,肯定都是不认识的,但部队中培养出来的以不变应万变让他必须以平静的心态来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不管这些情况对他来说是有利的还是不利的。

冷之绝打开门,见到的是一个穿着白衬衫,打扮的十分有条理的男孩,之所以称他为男孩,是因为以冷之绝死前二十五岁的年纪来说,对这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年的确可以称之为男孩。

门口的男孩对冷之绝那么晚才来开门很不满,他皱着眉头,语气不善的说:“冷寒澈,你怎么回事?怎么那么晚才来开门?一天到晚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难道还嫌不够丢人吗?冷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冷之绝一愣,没想到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孩子,还没进门就开始教训起他来了,难道他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什么叫做尊敬长辈。即便他的脾气再好,此刻也沉下脸来,“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礼貌?”

对面的少年被冷之绝这么一问,抬起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冷之绝,“礼貌?”随后他立刻大笑起来,双手捂着肚子,显然觉得冷之绝的话十分可笑,“什么时候冷家的败家子也懂礼貌了?真是笑死我了。”

败家子?冷之绝听少年这么一说,再联想到身体的主人的打扮,立刻明白了,这个冷寒澈恐怕就是个一无是处,只会到处惹是生非的败家子。他想通了这一点,马上平复下心中的怒气,脸色也好看了些,“你来有什么事?”在对方不知道是谁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少年好不容易才抑制住笑意,趾高气昂的说道:“你以为我愿意来你这破地方?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要不是妈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哪还需要我受这趟罪?我早说过,就你这样子,肯定不是吃了睡觉,混酒吧,就是打架泡妞,能出什么事?”

冷之绝将少年的话在脑中好好重组了一番,看来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弟弟,就是妈妈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害怕他出事,而他如今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确认下自己有没有出什么意外。想到这里,冷之绝心里生出几分暖意,身为孤儿,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更别说体会母爱父爱了,没想到重生后不仅有了父母,更得到了母亲的关爱。

“喂!你哑巴了?平时话那么多,怎么今天像个木头一样,不会是跟人打架把脑袋打坏了吧?”少年见冷之绝不说话,反而陷入了沉默中,有些不解的问道。

冷之绝在得知少年是如今自己的弟弟后,自然不会跟他一般见识,“我没事!”

“我知道你没事!你好端端的坐在这里能有什么事?我早跟妈说过,你能有什么事?你要有事,要么就是没钱花了,要么就是被人打伤了送医院了,要么就是跟哪家少年小姐闹起来了,这些事哪样不是主动打电话给妈的,简直浪费我时间!”

冷之绝虽然知道这个冷寒澈是个败家子,但从他弟弟口中说出来这些事还是让他怒火中烧,果然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没一个好东西!

“走吧,我们回家一趟!”

“什么?你说你要回家?”少年彷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瞪大了眼睛看向冷之绝。

“我说我要回趟家,你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冷之绝从来没体会过母爱,但如今第一次体会到母亲对他的关心,虽然不是真正的母亲,但还是免不了感动,在他看来,作为子女,让父母担心是十分不应该的事,所以他还是决定回趟冷寒澈的家,至少能让母亲放心。虽然对他如今的状态来说,面对冷寒澈的家人,十分不利,但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还不如早点面对,这样也能让他不用时时刻刻担惊受怕。

少年上上下下将冷之绝打量了一变,“要不是你的样子没有变,我真要怀疑你不是真的冷寒澈了。三年前你不顾家里的反对,偏要搬出来一个人住,搬出来后这三年,你从没回一趟家,妈打电话给你让你回家,你也从没认真听过一次,这次你居然主动说要回家,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冷之绝听了弟弟的话,心中对冷寒澈的印象已经跌落谷底,不仅是花天酒地的败家子,更是个彻头彻尾的不孝子。

“走吧,回不回去?”

“回!但你确定脑子没摔坏?”少年明显对今天的冷寒澈很不适应,今天的冷寒澈太反常了。

“你的脑子才摔坏了,哥的脑子好得很!”

少年听到冷寒澈称自己哥,脸色立马沉了下来,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就是有个哥哥叫冷寒澈,冷寒澈作为冷家败家子,犯过的事,不管大的小的,早已在整个A市人尽皆知,A市知道冷寒澈名字的可能不多,但要提起冷家败家子谁不知道啊。不管在哪里,他从来不对别人说起自己与冷寒澈的关系。

“我再告诉你一次,别再任何人面前提起我跟你的关系!”少年的语气很坚决,看不到一丝犹豫。

冷之绝看着他弟弟的眼睛,他彷佛看到了眼睛后那燃烧着的愤怒的火焰。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才好,他忽然觉得冷寒澈活得真的很悲哀,悲哀到连自己的亲弟弟都嫌弃自己,都要跟自己划清界限,也许这就是他自杀的原因吧。

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冷之绝反而默默的走进了一家理发店。

伴随着弟弟无数次的诧异目光,冷之绝换回了原来的乌黑的凌厉短发。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这句话真的非常有道理。望着镜子中短发的自己,冷之绝突然发现原来冷寒澈也算是一个美男子,棱角分明的脸庞,白皙的皮肤,眉毛很长,双眼皮,虽然仍旧偏瘦,看上去像是小白脸,但原本的那股娘娘腔的气质随着发型的改变已经一扫而空,这让冷之绝很满意。

不得不说很多人看人第一是看脸,一旁的理发师都觉得自己真是鬼斧神工,连欧巴桑都能在自己的神作下变成花美男。而跟随进来,脸色反复变化的弟弟早已魂飞魄散,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两眼直溜溜的看着冷之绝,由于一直见到的都是冷寒澈那副非主流的样子,如今这个样子的冷寒澈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原来败家子摇身一变都能变成金凤凰,这让他的三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真是冷寒澈?”出了理发店,虽然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理的发,但冷弟弟明显还是无法相信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身材修长,长相俊美,散发着阳光气息的男人是自己那个不学无术,花天酒地的败家子哥哥。

“你刚才不是一直在一旁看着么?”冷之绝知道这么大的反差,熟悉自己的人一定有些难以接受,不要说别人了,就算是他自己,都很难反应过来,原来的冷寒澈与如今的冷寒澈是同一个人。

一旁冷弟弟还没从巨大的反差中反应过来,而冷之绝已经把脖子上的那根锁链一样的骷髅头和耳朵上的闪亮亮的耳钉摘下,然后这么随手一扔,骷髅头和耳钉就沿着完美的弧度进了垃圾桶。冷之绝满意的露出一丝微笑,看来在部队练习的射击并没有退步。

冷弟弟看着冷寒澈扔掉了自从戴上身就未曾摘下的骷髅头和耳钉,然后在冷寒澈手中如神射手一般飞进垃圾桶,他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都有点玄幻了,但更玄幻的是,他竟然还被冷寒澈的微笑吸引住了,久久未能移开视线。

暗骂一声见鬼,冷弟弟的眼神迅速从冷寒澈身上移开,他绝对不会承认刚才这个败家子的动作有那么一点小帅,他更不会承认刚才这个败家子的微笑有一点迷人。该死!他这是在干吗?这是在对败家子犯花痴吗?

“走!快点回家,让妈带你上医院看看,脑子有没有坏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回到冷家

冷之绝望着眼前的一幢二层小别墅,心里很复杂。说实话,冷家别墅跟他想象中的样子差别很大,他在来之前以为像冷家这样的有钱人的别墅应该是处于闹市中央,金碧辉煌,一副暴发户的样子。可如今眼前的别墅却位于A市郊区,二层的小别墅显得十分低调,完全看不出是有钱人家的府邸。

“呆呆的站着干什么?怎么还不进去?不会后悔了吧?”冷弟弟见冷寒澈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出言讽刺道。

冷弟弟没看到如今冷寒澈紧握的双手,手心已经被汗浸湿,部队里多少次的生死存亡都没让他皱一下眉头,可如今他居然害怕踏进这座小小的别墅。

冷之绝露出一丝苦笑,承认吧,冷之绝,你就是在害怕。害怕进了这个屋,自己就不再是冷之绝了,害怕进了这个屋,自己就永远只能做冷寒澈,永远是旁人眼中的冷家败家子。

深深的呼了口气,放开紧握的拳头,冷之绝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既然一切都没有挽回的余地了,那我冷之绝就做一回冷寒澈又何妨,从此再也没有冷之绝,只有冷寒澈。

“走吧,进去!”

冷弟弟并未发现冷寒澈内心的挣扎,对他来说,虽然冷寒澈今天的样子与记忆中的败家子完全不同,但他相信,败家子终归是败家子,不论穿什么衣服,剪什么头发,样子如何变化,他冷寒澈还是彻头彻尾的冷家败家子。

冷寒澈跟着弟弟走进了别墅,看着女佣帮弟弟脱下鞋子,换好室内拖鞋。

“三少爷,您进去吧,夫人已经等您好久了。”女佣帮冷弟弟换好鞋之后,弯身恭敬的说道。

冷弟弟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点点头,然后就走进了屋。

冷寒澈皱着眉头心里想道,有钱人家的孩子还真是没礼貌,连动手能力都那么差,换鞋子都需要别人帮忙。

女佣见冷弟弟进屋后,转头看向了冷寒澈,冷寒澈直挺挺的站着,阳光照在他身上,白皙的皮肤犹如涂了一层金光,光芒四射,女佣觉得他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尽管冷弟弟长得不俗,但毕竟还是个孩子,身上还不具备男人的气质,而这个男人只是这么站在那里,就让人移不开视线。

冷寒澈看向了女佣,女佣彷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马躬身道:“您是三少爷的朋友吧,请您坐一会儿,让小凤帮您换鞋。”

“不用了,你把鞋放这里吧,我自己换!”冷寒澈从没被人服侍过,此刻面对热情的要帮自己换鞋的女佣有些不习惯。

女佣一愣,这个与自家少爷一起的男人一定也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她还从没见过哪家少爷小姐自己换鞋的,但见冷寒澈态度坚决的样子,女佣也只能乖乖地把鞋子递给了他。

会员互动

  1. chengsu说道:

    可惜没有番外

  1. META
    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