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觉得你最好》年下攻+大叔受+炮灰渣攻

  还是觉得你最好 01

  周子墨把热气腾腾的白粥放在餐桌上,还有今天他一大早去王记买的油条。王记的油条远近闻名,每天只做一百条,他得在每天清晨五点起床,然後开车去30公里的王记,和一群公公婆婆排队抢来的。

  做好早餐後,周子墨去卧室把殷律叫醒,他昨晚回来得很晚,倒头就睡,周子墨连和他说上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周子墨知道,他年轻,可是年轻也不能这麽拼,公司的事情无论什麽时候都做不完的。

  当殷律穿戴整齐步出卧室的时候,他看见周子墨笑吟吟的坐在餐桌前等他,他看见周子墨的汗衣有一摊油迹,没理由的就倒了胃口。

  “大叔,我去上班了。”殷律快步走过,不给周子墨说话的机会。

  “等一下……你还没吃早餐!”周子墨边说边拿出保鲜袋,装上两根油条也好,免得路上饿了肚子。

  “给。”周子墨殷勤的递上去。

  殷律忍了许久,皱著眉头把油条塞进公事包里,对周子墨说,“大叔你也别耽误太久了,迟到了不好。”

  “嗯。”周子墨连连点头,只要殷律的一句关心,他就会开心很久。

  周子墨刚进电梯的时候,许多从门边咻的一下进去了。

  “还好没迟到。”许多拍著心口,他不是不知道他们部门的总经理是多麽的公事公办不留情面。昨天周子墨迟到一次,被他当面责骂,语气之冷酷,气势之凌厉,叫一众同事纷纷咂舌。

  别人不知道就算了,可是他许多知道,总经理殷律那小子和他老友周子墨好了这麽多年,居然还骂得出口?

  “王记的油条。”周子墨把用保鲜纸包裹好的油条递给许多。

  “子墨,还是你好。”许多撕开保鲜纸狼吞虎咽。

  周子墨帮他扫背脊,免得他吃的太猖狂被噎到。他知道许多也喜欢吃王记的油条,今天就买多了一份。

  电梯徐徐上升时,许多也吃得差不多了,他一抹嘴,关心的问,“今天那小子怎麽没和你一起来?”

  周子墨说,“殷律比较忙,我见他事情挺多的。”

  “多个屁!今天还不是看见他和商务部的吴欢在一起吃早餐。”

  “什麽?”周子墨问。

  许多知道自己嘴快说漏了,连忙说,“没什麽……没什麽。”

  “可是我刚才有听到你说商务部的吴主管和殷律一起吃早餐。”周子墨把话原封不漏的重叙了一遍。

  许多一拍自己後脑,恨恨的说,“子墨,不是我故意要说殷律那小子的坏话,他最近的口碑真不怎样!我已经连续三天看见他和吴欢在香格里拉吃早餐了,最近公司有什麽特别的事情要忙吗?你也是公司的人,难道你看不出来?还有,上个礼拜无端端要飞上海,还是和吴欢两个人过去的,你知道他们在上海做过什麽?我早就说了殷律那小子眉骨高,一看就知道吃碗面反碗底的人,你偏不信……”

  周子墨微笑著神态如常,“不会的,我和殷律已经十年了,我相信他。”

  许多叹气,就是十年才糟,从24岁对到34岁,眼看35岁都要来了,殷律还是血气方刚的小子,不变心才怪。

  不忍打击自己的好朋友,许多说,“子墨,你知道的,无论你做什麽决定我都支持你。”

  周子墨打卡上班的时候殷律还没有来,他出门很早这个时候早就应该到了才是。正想著,周子墨便看见殷律和吴欢一起走了进来。

  许多凑近周子墨的耳边,“吴欢也不是迟到了?怎麽不见殷律批评他?”

  “别乱说,也许是有什麽事情呢。”

  本来没多想的,可是经许多这样一提,心里有点不舒服。周子墨想还是打个电话问一下殷律,只要殷律说的话,他就相信。

  电话拨通了,可是殷律却没发现,堂而皇之的交代下属。待走远的吴欢走过来从他自己的裤袋里把殷律的手机掏了出来。

  周子墨连忙把电话合上,目光正好对上吴欢的眼睛,吴欢对他淡淡一笑。

  周子墨在公司干活七年的时候,吴欢才来面试。那时周子墨和殷律都是面试官。这间传媒公司是殷律的爸爸留下来交给殷律打理的,所以殷律说要吴欢的时候周子墨不敢说不。尽管那时吴欢还是个大学生,还没毕业。

  吴欢走进办公室时让许多人惊为天人,如果不是身材高大的话,走出去吴欢压根会被认为是女人。柔性的脸孔和中性的嗓音确实美丽,那双眼睛斜斜的,睨著看的话怪勾人的。

  可是那时殷律对周子墨还是很热情的,热情到周子墨丝毫不认为吴欢是个威胁。

  只是现在殷律经常彻夜不归,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吴主管,你进来一下我的办公室。”殷律吩咐著,冷著一副脸孔,看上去就是一个严肃的总经理。

  吴欢跟著殷律前後脚进去後,殷律立刻把门反锁。

  “我想死你了,宝贝……”殷律说著抱著吴欢一阵猛亲。

  刚才在香格里拉人太多,看著吴欢娇嫩欲滴的脸却又无可奈何。

  吴欢由著殷律亲吻,好一会儿以後他皱著鼻子,“怎麽有股油酥味儿?”

  殷律脸色不自在,“我都说不要了,他还是硬塞给我这个。”

  从公文包里取出王记油条,在吴欢掩鼻嫌弃下殷律顺手扔进了垃圾桶。

  “刚才他看我的眼神怪诡异的。”吴欢说。

  “周子墨?你放心,他很笨的,不会对你怎麽样的。”殷律应著把吴欢抱上大腿,拉下他的裤连,把吴欢早已经勃起的事物握在掌心里。

  吴欢喘著气,“你打算什麽时候跟周子墨说?其实我也不是想故意拆开你们的,只是我无法控制自己对你的感情……”

  殷律一听即刻就激动了,三年了,他整整暗地里追了吴欢三年,终於等到了吴欢的回应。

  这个高傲的男人终於成为了他的人!

  这叫殷律不得不兴奋。

  “我今晚就对他说。”

  吴欢绽开笑颜,把殷律推倒在沙发上,弯低身体一点点吞下他的粗大。

  周子墨把丰盛的食物端到桌子上。他早在几天以前叮嘱殷律,让他今晚记得回家吃饭。像上一年生日,殷律当天明明还在泰国,晚上却意外的飞了回来给他一个惊喜,还誓言旦旦的对周子墨书说,会爱他一辈子。

  周子墨点上蜡烛,在盈盈的烛光中,他回想起以前的事情。

  他岁那年找不到工作,第一次去做家庭教师,那是一家富裕家庭的孩子,他本来以为教的是几岁的小孩,没想到却看见了比他更高的殷律。那时他还不敢肯定自己是喜欢男人的,又遇上比他小这麽多的殷律。後来在殷律的穷追猛打下才答应交往一段时间的,没想到这麽多年来,他对殷律始终十年如一日。

  周子墨等到蜡烛也烧尽,菜也凉了,殷律还没有回来。他把碗收收,心想也许殷律真的很忙也说不定,大公司总是这样的,看著没什麽事情,但是应酬起来就忙得脱不开身。

  指针指向凌晨3点的时候殷律才回来,他已经洗过澡了,身上有酒店沐浴乳的香味。他不太记得今天是什麽日子,当他看到周子墨没开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时吓了一跳。

  “大叔,你怎麽了?”

  在酒店亲密那会儿,吴欢就说想和他一起住,这让殷律感到烦恼,他的确是对周子墨没什麽感觉了,但是叫他赶走周子墨他又会过意不去。他们第七年的时候他对周子墨就开始审美疲劳,以前他会觉得周子墨长得斯斯文文,现在却觉得他怎麽看怎麽平凡,丝毫不及吴欢的脸生动,以前他会觉得周子墨的性格很单纯,现在他会觉得他很笨,不及吴欢风情有趣。

  感觉这种东西总是此时一时彼一时的。

  “你怎麽这麽晚才回来?”周子墨关心的问,他就是担心殷律应酬喝多了,才会这麽晚了不睡等他回来。

  面对周子墨的靠近,殷律後退了一步,“大叔,我不是叫你不要喷这个味道的香水吗?我说你多少次了,你是想害我呼吸道过敏吗?真是的,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喷什麽香水!”

  “对不起,你上次说的那瓶我已经扔了,我以为你喜欢这个味道……你还好吧?”周子墨急忙端过一杯水给殷律。

  “这麽烫!你想烫死我吗?”殷律喝了一口又喷了出来,把杯子塞回周子墨的手上,深呼吸了一口气。

  “大叔,你别忙了,坐下吧,我有话和你说。”

  ────────────────────────────

  昨晚看了舟曲泥石流的报道,感叹最近不好的事情挺多的,

  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幸幸福福,地球能安分点,少点灾难。

  献上新文,希望大家喜欢。O(∩_∩)O~

  

会员互动

  1. chengsu说道:

    还好吧!

  2. MAI说道:

    这男的是弱智吧!作者也是吧

  3. MAI说道:

    草包写的小说

  4. 2539说道:

    厉害

  1. META
    内容

发表评论